未来医疗器械创新:引进技术进行二次优化

    鲸彩医疗器械商
    2016-10-09

  《中国健康产业蓝皮书(2016版)》显示,医疗器械产业已成为健康产业中增长最为迅速的领域,“十二五”期间医疗器械市场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20%,2015年医疗器械市场总量达到3000亿元,预计到2019年行业规模将再翻一番。

  在日前召开的中国医疗器械高峰论坛上,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医疗器械注册管理有关人士指出:“从产业结构来看,我国医疗器械生产企业以仿制产能型和技术改进型为主,高端垄断型凤毛麟角,全新创新型仍处在培育期。”本次峰会由苏州生物纳米科技园(BioBAY)、新华社财经国家周刊共同主办,吸引了上百位业内人士共同关注中国医疗器械行业生态发展,探讨全球创新发展模式等议题。

找技术:满足中国临床需求

  目前中国医疗器械产业源头创新能力薄弱,绝大部分企业依靠模仿起家。随着近年来国家政策对创新产品大力支持以及企业资金实力不断提升,很多国内企业开始效仿GE 、飞利浦等领先的跨国企业去海外购买原研技术,“下一步中国医疗器械领域创新有可能主要来源于引进一项技术进行二次优化,这种形式可以融入医生、工程等各方面的需求,也是非常快捷有效的创新来源。”美敦力大中华区副总裁程立飞坦言。

  元生创投创始合伙人陈杰指出:“如何把国外先进的技术在中国落地,转化为实在的产品,这是最大的挑战。”不过在鱼跃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陈坚看来,医疗器械领域最强调的不是先进性,而是能够做出可靠稳定的产品。

  《医药经济报》记者在采访多位专家后了解到,技术引进并非易事,有些原始创新从技术角度看很有前景,但具体是否适合中国市场仍值得商榷,这是第一道难关;以以色列医疗器械企业为代表的大部分技术型企业只专注于发明创新,而不会承担放大创新的角色,如果这些技术进入中国市场,是否有专业的团队接力,加速产品转化,这是第二道难关。

  “企业不应只对高大上的技术感兴趣,忽略身边看似不起眼但却是最能解决问题的产品。”凯鑫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创始人孙建燕以医院最常见的输液为例告诉记者,在日本,输液袋由前半部分的药物和后半部分的配液组成,两者通过一定机关即可混合成输液,这种技术不仅降低了操作上的难度,同时避免了操作导致的医疗风险,技术发明者也因此赚得钵满盆满。“我们能否应用高大上的技术解决类似简单的问题,解决当前患者最需要的问题,这也是非常值得思考的。”

  “以临床需求为导向,鼓励医疗器械创新”正是国家颁布一系列利好政策的着眼点。记者在会上获悉,目前国家总局正在制定《医疗器械优先审批程序》,未来将对列入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或重点研发计划、临床急需以及治疗罕见病、恶性肿瘤等情形的医疗器械设置优先审批通道。

  本次峰会还举办了苏州工业园区湖畔医用植介入产业研究院成立仪式,作为园内首个专注高端植介入的产业联盟,会长奚廷斐也指出,目的是要通过整合资源促进医、企、研合作,加速临床端的创新早日研发上市,同时也是给当地的产业生态圈增添一股创新的力量。

找并购:提前筹划,尊重法规

  目前医疗器械行业市值增长迅速,据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研究部执行总经理强静介绍,截止到8月21日,医疗器械A股公司有30家,总市值达到了3144亿元。

  强静指出:“中短期器械还是估值偏高,高估值要求企业以高业绩增长回报,并购成为最直接或最符合行业整合的手段,部分有想法的企业开始走出去,利用特定的高估时期去海外收购优质标的,降估值求发展。”高估值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削减了医疗器械企业在国内寻求并购的热情,有专家表示,相较之下,在工艺工程化方面领先国内、估值价格更合理的海外企业会成为其并购标的首选。

  “中国企业到海外投资并购存在着不小的挑战。”盛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潘文森表示,“首先,对于海外热门领域并购,优秀资产竞争激烈,企业需要一些策略和经验;其次,人民币出境、融资渠道等审批方面的挑战也较大,如果是上市公司融资可能会面临审批过程较长的问题。”

  此外,潘文森还提醒企业要对海外标的所在的行业具有深刻了解,尤其是监管和法律方面。例如目前很多医疗器械企业注册地和生产地都分散在不同地区,无论是跨境并购还是跨省并购都会面临各地监管标准不一致等法规方面的障碍。

  江苏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器械处有关专家对此提出了建议:“企业在并购前要考虑清楚两个问题,产品在哪里生产?产品要卖到哪里去?我的经验是充分地了解法规,及时与监管部门沟通,特别是在并购时或者整合过程中进行早期策划。”

  不过,相对于并购而言,并购后的整合和管理更具有挑战性。据红杉资本合伙人陈鹏辉介绍,目前企业并购后主要采取两种模式,一种模式是不整合,被并购的企业在团队、渠道、产品等方面继续维持现状,并购企业仅把一些自身的产品加进去;另一种模式是试图整合,比如迈瑞等较早展开海外并购的中国医疗器械企业,“前者只是帮助本土产品找到一条走向世界的通路,而后者的道路比较漫长,要花费不少的心力和精力。”


137